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史提芬邹的博客

锐臣专业工具旗舰店

 
 
 

日志

 
 

山东马陵山宝藏  

2009-12-05 13:50:11|  分类: 史提芬邹国家宝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山东马陵山宝藏
  
  马陵山,古人也称为陵山、马岭山,地处苏北鲁南,是一条低山丘陵.它北起临沭县曹庄,经郯城县、东海县、新沂市,南止于宿迁境内的骆马湖边,整个山体连绵起伏,长达百余千米。
  马陵山总的地势北高南低,主要隆突的山体位于山东省郯城县境内,最高山峰海拔184.2米;新沂市境内的马陵山主峰为91.8米。1995年4月,经山东省政府批准为省级风景名胜区、省级自然保护区,吸引了大批游人前来观光,现正申报国家A级风景名胜区。历史上的马陵山,因曾发生过齐魏马陵之战而千古闻名,因水浒人物孙二娘坐山招夫“十字坡”开黑店、埋下财宝而家喻户晓。无疑,这是一座充满传奇色彩的山岭。
  第一节 “双山一对直,一溜十八池”
  相传,孙二娘的娘家在孙塘村,宋徽宗年间,孙二娘在孙塘村坐山招夫,与菜园子张青在村东北十字坡开酒店,常用蒙汗药麻倒过往行人,杀人越货。直到现在,孙塘村大人小孩都会说“大树十字坡,客人谁敢那里过?肥的切做馒头馅,瘦的丢了去填河”。
  孙塘村的人对村子里出过孙二娘这个“女强人”深信不疑,走在十字坡附近,他们甚至能“指出”,哪里是孙二娘曾经卖茶的凉亭,哪里是孙二娘曾经取水煮饭的泉眼。马陵山的村民都知道,孙二娘是当地人,菜园子张青是招赘来的上门女婿。夫妻二人在村东北开黑店、卖人肉包。
  孙二娘和张青夫妻杀人越货积累了大量钱财。临上梁山时,孙二娘夫妇已积攒大量钱财,因不便携带,将所得金银财宝分成18份,分别雇用两名农夫趁夜分头挑运就地埋于本村双山峰下的指定地点埋藏。每到挖完坑穴、放好金子后,便当场将抬金子的人灭口。但是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此后,孙二娘开黑店的马陵山十字坡下的孙塘村自古以来就流传着“双山一对直,一溜十八池”的说法。
  双山在郯城县马陵山最南段,紧靠十字坡,因两峰突兀相连,故名双山。然而孙二娘和张青在征方腊途中双双殒命,最终未能还乡。18池金子于是沉寂在荒山野岭之中,具体埋在什么地方,谁也不知道。
  第二节 放猪拾金的故事
  孙二娘到底是不是在马陵山开的黑店,由于郯城1168年大地震孙塘村的史料丢失,今人已无从考证。神秘的马陵山是否真的埋有18池金子呢?
  受藏宝传说的影响,许多年来,这里一直未得清静。据说,解放前,臭名昭著的“东陵大盗”军阀孙殿英被张宗昌收为直鲁联军时,也曾派人秘探马陵山,企图伺机盗宝,最后无功而返。
  倒是当地放猪娃谢二胖无心插柳,却偶得一池金子,一夜暴富。提起谢二胖子,村里无人不知,每一个人都能讲一段他放猪拾金的故事。谢二胖子是孙塘村的邻村谢圩子村的,真名叫谢松年,清末民国初人。少年时父母双亡,他以为村里的有钱人放猪为生,时不时受点村人的接济,但是接济他的都是穷人,富人黑心,尤其是他给放猪的这家,经常不发工钱,连饭也不让他吃饱。
  这个孤儿,日子过得很是清苦,不知为什么被叫做“谢二胖子”,也许是他发迹以后终于能吃饱了,就立刻吃胖了吧。言归正传,有一天,谢二胖子在十字坡下的北沟底放猪,看猪吃得欢,他就躺在草地上睡着了。平时他是不敢在放猪时睡觉的,如果没有看好猪让它们拱了富人的庄稼,那就会招来一顿暴打;如果拱了穷人的庄稼,他就更不忍心了;如果把猪放丢了,暴打都不能解决问题,小命儿都有危险。
  可是那天他实在太累了,那家人头天晚上不让他睡觉,压了半宿碾子,也就睡了两个时辰,就又被叫起来放猪。谢二胖子心想着“别睡别睡”,还是睡过去了。一觉醒来,天都快黑了,他睡眼惺忪地,心想:我这是在哪儿啊?忽然,一激灵,糟了,猪呢?他欲哭无泪,无意识地回头一看:猪在不远的一处,都聚在一起不知道拱什么。天还没黑透,他一数,一只不少。
  这下放心了,谢二胖子站起来走到猪群边上,要赶它们回家,可是猪在鞭子的威力下也毫不“屈服”,就是不走,他感到奇怪,就往前凑了凑,发现猪都在拱一个坑,坑里一定有什么东西,否则猪怎么会这么“专注”呢?谢二胖子用力挥了挥鞭子,使劲儿抽了几下,猪终于怕疼了,纷纷躲到一边去。
  他蹲在坑边,一看,里面是个箱子,像是有年月的,用手敲一敲,还很结实,可是上面的锁已经锈得不成样子,连锁眼儿都找不到了。按捺不住好奇心,谢二胖子伸手拿起身边的大石头,“咚、咚”几下,砸开了那个锁。他马上掀开了箱子盖儿,“妈呀!”“砰”的一声,箱子盖儿又关上了。因为谢二胖子吓得坐到了地上:里面竟然是满满一箱金元宝!
  他感觉不到屁股的疼痛,反而一边用力掐自己的胳膊,一边自言自语:“不是做梦吧,我没看错吧,我没看错吧……”过了一会儿,他似乎清醒过来了,马上“嘿嘿”笑自己:“是不是真的,再看看不就得了。”他又到箱子跟前,一边把手伸向箱子盖儿,一边低声说:“爹娘啊,你们保佑苦命的儿吧。”箱子盖儿再次掀开了,他镇定下来,拿起一枚金元宝,沉甸甸的,他没见过黄金,可是传说中的金元宝都是沉甸甸的。
  “我发财了、我发财了……”他瞬时间狂喜不已,荒郊野外,也没人听见他的喊声。
  谢二胖子得了被猪拱出来的这一池金子,数量多少,因为年月久远,已不可考,可以肯定的是,他当然不会再给人放猪。为了“感谢”猪的“大恩大德”,他用十倍的价钱买下了这些猪,雇人给它们盖了一座“豪华”的猪圈,每日好吃好喝的供着。并且好好地“安葬”每一头自然死亡的猪,被村人传为笑谈。
  这时,我们还是称呼发了家的谢二胖子的本名谢松年吧。谢松年瞬间发了大财,虽然他没忘记接济过他的村民,分别给了他们一点好处,但那毕竟只是九牛一毛。村里人还是很羡慕甚至是妒忌。
  不愁吃穿后,谢松年的确过了几年惬意的日子,还娶了城里大户人家的小姐做媳妇,据说后来连续又娶了4房姨太太。可是此后,他的命运开始一波三折,坎坷无比,家里的姨太太争风吃醋,弄得家中鸡飞狗跳、不得安宁;正室的娘家对他连续娶妾始终耿耿于怀,认为他逼死了正室,一直找机会“修理”他;县长也听说他挖过金子,是个大财主,觊觎已久……
  总之,后来因各种原因,谢家连出人命官司,谢松年最后终因莫须有的罪名在南京被国民政府判处死刑,在狱中服毒自杀。村里人说,这是报应,因为他使的全是人命换来的黑心钱。金子的发现改写了谢松年的一生,不知他临死前有没有想过,那一池金子对他来说,究竟是福是祸。
  谢松年死后,家人把他埋在当年得到金子的地方,直到1967年,墓穴被破坏了。当年负责挖掘坟墓的孙塘村一位老人回忆,尸体挖出时,丝毫没有腐烂,甚至肢体还很柔软,跟刚死时一样,只是皮肤发紫,看来的确是中毒而死。
  而为了宝藏“寻寻觅觅”的人,则更相信马陵山上还有“剩下的”17池金子(另一池被谢松年挖走了),尽管他们始终不能领悟“双山一对直,一溜十八池”的“真谛”。于是,马陵山十字坡守山的孙塘村农民夜里常被莫明的挖凿声惊醒。手电筒射出的光柱在漆黑的斜坡古道上一晃,几条身影就会一闪而过,向山下匆匆奔去。十字坡坐北向南,坡上乱石丛生,坡前涧深潭幽,至今,野草丛生的十字坡上已经留下了大大小小数十个被钻挖的坑穴……
  十字坡上斑驳的坑痕和深夜山间偶尔传过的敲凿声能否让“孜孜不倦”的寻宝人偶有所获?在漫长的历史长河中,也许有一天我们会知道答案。

  评论这张
 
阅读(120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