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史提芬邹的博客

锐臣专业工具旗舰店

 
 
 

日志

 
 

富丽堂皇的龙王庙  

2009-12-05 13:55:00|  分类: 史提芬邹国家宝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富丽堂皇的龙王庙
  龙王庙行宫经雍正、乾隆、嘉庆各代皇帝的复修和扩建,形成了现在占地2.4万平方米,周围红墙,三院九进封闭式合院的北方宫式建筑群。该建筑群位于古老的大运河畔,北临骆马湖,南接废黄河,东连马陵山。300多年来,龙王庙以其独特的宫式建筑风格和丰富的文化内涵,向人们展示着其独特的魅力。
  龙王庙行宫建筑群,布局严整,规模宏大,轴线分明,左右对称,气势磅礴,雄伟壮观。整体呈长方形,双重围墙。中轴线上建筑物主次清晰,错落有致。自南向北,整个建筑群分为6大部分。
  最南端为古戏楼,额枋上悬挂 “奏平成”鎏金匾一块,上下门悬有“阳春”“白雪”金匾各一块。该戏楼主要用于一年一度的初九庙会及皇帝驾临时看戏之用,1976年被拆毁,现仅存1.4米高的石基。古戏楼向北,为青砖铺设的宽阔广场。广场两边有两根六丈高的木质神杆,神杆两边有相对应的“河清”“海晏”牌楼。清朝乾隆皇帝5次下榻龙王庙,都是从“河清”“海晏”牌楼门进出的。
  广场北侧是山门,亦称禅殿。禅殿大门的两旁,置放两尊清朝中前期的皇家石狮,雄狮重2.8吨,雌狮重2.76吨。石狮的造型为前脚直立,后脚盘曲,昂首挺胸,雄强威猛,整个石狮的造型生动,用料考究。山门正门的正上方,青砖镶嵌着乾隆皇帝御笔题写的七个镏金大字“敕建安澜龙王庙”和一方“乾隆御笔”印。
  过禅门进入第一道院落,中心位置是乾隆下旨建造的御碑亭,平面呈六角形,面积53平方米,12根朱红抱柱擎托着六角重檐攒尖顶的伞状黄色琉璃瓦屋面。碑亭正中耸立着一块5米高的御碑,碑帽的正面镌刻“圣旨”二字,碑身正面刻有圣旨全文,主要内容记叙了康熙、雍正皇帝建庙的缘由和修建的经过。
  碑身的背面刻有乾隆二十二年第二次下江南时,第一次下榻此处所题写的御笔诗文:“皇考勤民瘼,龙祠建皂河,层甍临耸坝,峻宇镇回涡,毖祀精诚达,安澜永佑歌,彭城将往阅,宿顿此经过,捍御方多事,平成竟若何,所希神贶显,沙刷辑洪波。”碑身、碑帽的两面分别镌刻有乾隆二十七年、三十年、四十五年、四十九年下榻此处所题写的御笔诗文。
  在御碑亭的两旁,建有钟、鼓二楼。东边为钟楼,西边为鼓楼。建筑的形制、布局、尺度相同,每座建筑面积103平方米。钟楼内悬挂着嘉庆十八年马士魁敬铸的八角铁钟一口,钟重1000多千克。铁钟每只角上铸有八卦图文,钟体上缘铸有“国泰民安,风调雨顺”八个大字,字迹端庄,苍劲有力。鼓楼内,摆放着直径1.4米的大鼓一面,龙铃虎环,鼓声浑厚。乾隆皇帝下榻此庙时,撞钟击鼓,两厢奏乐,以最高礼仪恭迎皇帝的驾临。传说,每当洪水来临之时,龙王庙内钟鼓自鸣,声震数里,及时唤醒人们撤离险境,使百姓免遭洪水之灾。
  第二进院落是整体建筑中心院落。御道上的主体建筑是“龙王殿”,又称“绿瓦殿”。龙王殿是该庙最具特色的主要建筑之一,殿宇重檐歇山,清式龙吻。黄、绿、蓝为主的六色琉璃瓦覆面,面阔七间,进深四间,占地面积435平方米。殿前白石月台,玉石栏杆。月台左右各有一座宝藏库,昔日用来焚烧字纸。月台当中为祭龙台,台中有吨余重的大铁鼎一尊。整个龙王殿,雕梁画栋,斗拱飞檐,结构严谨,装饰华丽,金碧辉煌,气韵无穷。
  第三进院落,是龙王庙行宫的最后一进院落,也是皇帝的寝宫。二、三院落的相交处横向轴线上建筑分别是灵宫殿和东西庑殿。庑殿是庙内的僧侣们用来读书赋诗和研究佛学的场所,也是皇帝驾临时,文武官员用来处理政务和娱乐休息的地方。
  中轴线北端是禹王殿,也叫观音殿。禹王殿属于宫式大作,重檐硬山,屋面饰黄色琉璃筒瓦和龙吻,大殿分上下两层,占地面积360平方米,面阔七间,进深五间,坐落在青石板筑成的1米高的须弥台上,殿高20多米,是龙王庙行宫内最高的殿宇。
  大殿的明间南海观音趺坐在莲花座之上。二楼的楼板是由304块纵横组合的绘有龙风呈样彩色画面的木板吊制而成,对对龙风翩翩起舞,多姿多态,各不相同。东西两头暗间,分属方丈室和藏经室,由暗间扶梯登楼即可进入顶层。大禹王像就置于顶层的中央。院落内种有柏、柿、桐、椿、槐、杨六树,取意“百市同春”“百世怀杨”,虽经近三百年来风雨剥蚀,柏树、柿树、槐树、杨树仍苍劲挺拔,枝翠叶绿。
  从康熙开始,清朝的历代皇帝都非常重视龙王庙行宫的修缮,直到清朝末年还在扩建,庙中原有的匾额、碑刻、书画多出自皇帝之手,各殿中供奉神祉的陈设用具,无不遵循皇帝礼制,爵、豆、觚、尊,三设六供,一应俱全。一切银器、铜器乃至瓷器、玉器均为朝廷御赐,其他的木器、雕像、石刻、清供用品,其数量之丰,工艺之精,无不流光溢彩,精巧奢华,远非一般民间庙宇所能攀比。
  随着清朝皇帝多次临幸,加上岁时祭祖封赏,龙王庙行宫的珍藏不断增多,有些在今天看来价值连城的东西,在昔日行宫中都司空见惯。据说当时各殿神祉前供奉均用铜制宣德炉,总数不下30个。按现在拍卖价格,每个宣德炉均在10万元以上。
  除正殿神像之外,僧人斋舍内供奉的都是一两尺高的銮金铜佛。这种铜佛的价格如今在30万元左右。各种官窑瓷器更是应有尽有,庙里的和尚们还俗以后,还都保留了许多,作为农家盆罐。而一件官窑青花瓷,如今卖上百万元已不是新闻了。另外像乾隆帝5次题诗的真迹,康熙、雍正所题的匾额、楹联、赞语,加上历年所接圣旨、御赐藏经总共有200余件。龙王庙行宫是一个货真价实的藏宝库。

 

在乱世中流失的宝物
  
  
  辛亥革命前,大清国已是强弩之末。军阀混战,民不聊生,在这种“无政府状态下”,龙王庙行宫的僧人们屡屡盗取宫中文物变卖,行宫中珍藏的文物也就是从这个时候开始流散。民国初年,社会动荡,行宫好几次遭遇兵匪抢劫。
  1929年,国民党岳继竣部队来宿迁以镇压刀会为名,行烧杀抢掠之时,他们肆无忌惮地抢劫行宫中文物,损失无法计数。其中一个营长还看中了龙王庙寺院慈善堂中供奉的一尊大型玉佛,指示手下将其抬走,谁知抬到镇中火神庙附近,却怎么也抬不动了。
  此时镇中父老乘机求情,并说玉佛显灵了,不愿离开皂河。那军官有些畏惧,只好作罢。那玉佛此后一直放在火神庙里,解放后火神庙一度成为文化活动中心,有人将玉佛放倒,坐在上面拉琴唱歌,后玉佛又被人掀翻到庙内池塘中。镇卫生院在此成立后,又在池塘处垫土,盖成了宿舍,今已无处可寻。
    土改后,龙王庙行宫的庙产湖田全被分给农民,僧人们坐吃山空,于是变本加厉地变卖庙中各种文物古董。当时庙里一件红木条几,只卖二三块钱,一把硬木太师椅还卖不到一块钱,庙周围的农户中至今仍有人保存着当年购买的木器家具。
  其中最令人痛惜的是乾隆龙床的被毁。在临被赶出庙门的那个冬天,龙王庙最后一任方丈戒明和几个小和尚到处找不到烧火的柴禾,只好狠狠心,将龙床从后宫墙上取下(原来龙床是挂在后宫墙上的),用斧头劈开,当柴禾烧锅做饭了。
  这和后来庙里的大禹王神像的遭遇是一样的。“文革”前后,神像全被摧毁,泥塑的被捣掉,石雕的被砸碎,木刻的大禹王神像也被拉下神坛,用斧头劈坏,扔到了街东村部。村部冬天开会,天冷便劈一块神像来烤火,据说一烧满屋香气,一直烤了一个冬天才烧完。
  离龙王庙行宫不远的北边有两座小庙,一为佛家,供观音,称观音堂;一为道教,供天后娘娘,称惠济祠。因道姑和尼姑都是女人,老百姓便统称两个庙都叫奶奶庙。龙王庙行宫被粮食部门征用后,汗牛充栋的经卷、碑帖都被运到了奶奶庙存放。
  当时奶奶庙正殿和两庑中都被塞满了,四周的农户起初都去扯回来当手纸,因为多是宣纸,毛边纸,纸质绵软,所以很受“欢迎”。后来有人将纸抱回家当柴火用,发现火旺而无烟,于是村民们争先效仿,后来某一天街头村老会计做账,遍寻不到演算纸,想到奶奶庙拿些经本,一开门才发现已是空空如也!
  第三节 失而复得的铁磬
  20世纪90年代中期,宿迁市文化部门在着手对龙王庙行宫进行建国后第二次抢修的同时,也开始了对龙王庙原始文物流失去向的寻找工作。工作人员通过开座谈会、拜访知情者、下田头、进农户调查了解,取得了不少第一手资料。
  1997年夏,在调查过程中,一个姓蒋的民间鼓乐艺人提供了一个线索。他在附近某镇的农具厂厂长家吹喇叭时,曾看过一座铁鼎,鼎上的铭文表明那是皂河龙王庙的遗物。该厂长自称是1958年大炼钢铁时,皂河镇卖给该农具厂的。
  得到这个消息的工作人员非常兴奋。须知当年龙王庙行宫的铁鼎以精铁铸就,两米多高,状如玲珑宝塔,雕龙刻凤,多层飞檐,烫金主顶,可算是宫中一绝。如果能将其寻回,意义十分重大。
  在得到了有关部门同意后,工作人员决定正面接触该农具厂厂长。经过几次谈话,那厂长却一口咬定从未见过什么千斤铁鼎,为证明自己的“清白”,还带着工作人员在厂区巡视了一番,的确不存在此物。
  工作人员并不气馁,决定依靠当地的党组织,对该厂长加强国家文物法规知识的教育。后经反复宣传,耐心说服,该厂长终于承认自己的确藏有龙王庙行宫的一件铁器,这是自己买断农具厂产权以后,从农具厂仓库中搬回家的。
  这件铁器绝不是工作人员所说的千斤铁鼎,只是一个状如铁盆的东西,因为不认识就马虎地称之为鼎。这是一个直径2尺左右的大型铁磬,呈盆状,四壁铸有铭文,为光绪年间皂河龙王庙方丈绪控监铸。敲击一下,音质悠长舒缓,非常优美,可谓保存完好。

无功而返的寻宝行动
  
  
    1983年,江苏省有关部门对皂河龙王庙行宫进行了解放后的首次大抢修。这个新闻公布不久,当时的宿迁县文化部门就收到了一封来自上海闸北区的信。写信人自称解放前在龙王庙行宫里做和尚,解放后还俗,到上海做了一名普通工人,写信之时,已退休在家。
    这名退休工人在信中讲述了这样一件事,在宿迁解放的前夕(即1948年6月),当时做小和尚的他奉命和其他几位师兄弟,将庙内方丈珍藏的康熙、雍正、乾隆、嘉庆皇帝的御笔真迹、几大包圣旨,和一些当时认为价值较高的字画、账本等物品全装入箱中,埋入地下。信中指证,埋藏的地点是在后大殿内楼梯拐弯处的正下方,靠墙边向里第九块罗底砖下,中心深度大约5~6尺。
  收到信的宿迁县宣传部和文化部门大多数人都认为这是个无稽之谈。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下,人们头脑中“左”的东西仍占据相当位置,并且文物意识淡漠,认为此事即使是真的也不过是一些“封建糟粕”而已。
  但当时有一位负责新闻科的同志却留了心,他会同了当时负责文博工作的图书馆长,一同来到实地考察。令人失望的是,后大殿早已面目全非了。原大殿是重楼结构,但二楼被解放初期粮食部门拆掉,已不存在楼梯,所以楼梯拐弯处就无从找起。
  另外,地面上早已打上了厚厚的水泥层,第九块罗底砖就更无法确认。并且当时殿内满满地贮存了几百吨粮食,想见到地面都不可能,更别提挖5~6尺了。二人只好作罢。
    直到1999年,江苏省文物保护部门决定对龙王庙行宫进行第三次大规模修复,而重修后大殿也在修复计划之内。恰巧,当年在宣传部工作的那位同志已是宿迁县主要领导之一,同时负责此项工作。他始终没有忘记当年那封信,于是明确指示,在这次修复过程中,一定要多方配合,注意寻找当年可能匿存的文物。
    2000年夏,皂河龙王庙行宫后大殿重修工程动工,地基挖掘工作刚刚到一半的时候,工地上便传来了鼓舞人心的好消息:施工人员在东墙根处挖出一块残破石碑,工人小心翼翼地将石碑抬出。经研究,这是块记载着龙王庙行宫当时庙产土地情况的纪事碑。这块石碑的发现对于研究龙王庙行宫的源起、经济供给、发展状况,都具有很大的意义。
    然而,接下来的施工过程,却并不尽如人意。历时2个月、深挖了近3米的地基清理过程中,工作人员及施工人员过滤普查了所有取出的土层,除了发现大量的瓦砾、瓷片、木炭、石灰等文化层之外,一无所获。
  建筑技术人员和宿迁县博物馆同志认为,即使没有发现上海来信中所说的“御书圣旨”之类的宝藏,也不能就认定当年的上海来信是凭空捏造。尽管后大殿地基挖得很宽,涉及面很广,但毕竟殿中央地面仍没动土,说不定该宝藏正是埋在殿中央了。
  因为不是正式挖掘文物,所以不便专门深挖。根据博物馆人员的比较和分析,发现挖出的文化层中有大量的和此殿原地面建筑相一致的砖瓦石灰等建材碎片,这说明在1957年左右,粮食部门拆掉大殿上层时,已经挖掘过殿内地下部分了。也许,那批宝藏在当时就已经被发现了。
  1998年底,与皂河镇仅一河之隔的王官集镇某村的一位田姓老人,在临终前告诉他的儿子,他当年曾是龙王庙里的守门僧人。在1948年6月,他奉命和其他几位师兄弟,将庙里的银元、银器和一部分金器收拾好,装入木箱中,埋在禅门前的大戏楼东侧。
  老人去世后,他的儿子立即将这一消息报告了刚刚组建的宿迁县博物馆。馆里的同志非常重视,在征得有关领导的同意后,按照田姓老人所讲述的,找到了大戏楼的墙基遗址,在向东若干米,向北若干米的位置开始挖掘,挖了不长时间,就发现了松软的土层,还有一部分可能是用来作标记的石灰粉,但接着往下挖,便空空如也。有着丰富经验的古建筑队技术人员判断这里已经被人盗挖过了,而且盗挖的时间起码在40年以上。也就是说,当初参与埋藏的僧人,很有可能后来偷偷地盗走了这批宝藏。
    但是在这样一个拥有上千顷良田、几十处房舍的皇家庙宇中,众多的珍藏财物不可能由几个人单独行动,埋在一个地方,很有可能是一次多个小组分头行动。那个退休工人和田姓老人也不可能知道每一个埋藏地点,这样说来,除了两位老人提供的两个地点外,龙王庙地底下,极有可能还埋藏着宝藏,只是我们不知道它们的具体位置。


 

  评论这张
 
阅读(21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